网站地图 - 帮助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视点专题 > 正文

淮扬故事‖斗狐记

来源:淮安视点网 作者:张元鼎 时间:2021-12-28
导读:■张元鼎 民国初年,淮阴里运河北岸西长街长汪塘附近,黄某自幼听过不少鬼狐之事,经常烧纸敬香。一天,黄某儿子正逢大喜之夜,迷迷糊糊地从里间走出,蹲在外间。黄某惊问其故。黄某儿子诉说,仿佛听到里间有人说话。于是,全家人带着黄某儿子,齐入里间。新

■张元鼎

民国初年,淮阴里运河北岸西长街长汪塘附近,黄某自幼听过不少鬼狐之事,经常烧纸敬香。一天,黄某儿子正逢大喜之夜,迷迷糊糊地从里间走出,蹲在外间。黄某惊问其故。黄某儿子诉说,仿佛听到里间有人说话。于是,全家人带着黄某儿子,齐入里间。新娘方知原来男子并非丈夫,羞愧难言。

黄某询问儿子最近所做何事。黄某儿子便说出侃《聊斋》时,说到了狐仙。黄某认为一定是儿子说狐仙,没有在桌上卡个碗,让大狐狸听到而报复如此。于是,他便到水渡口县城隍庙去烧纸祷告,状告大狐狸仗势欺人,让自家生活不得安宁。黄某夜里梦到城隍推托说:“大仙根基很深,我等无能为力。”见大仙并未受到惩罚,黄某想:“城隍维持治安也得依靠大仙,因而不想对大仙下手”。数日后,二只小狐狸又多次在这家灶台上嬉戏追逐,碰坏了碗碟,这让黄某不胜烦恼。一次,黄某喝酒后,一气之下,拿起菜刀对着小狐狸扔去。一只小狐狸当场毙命。这一下得罪了狐仙。夜晚,大狐仙对这家人说:“先前你家到处告恶状,今天又杀我后代。我岂能饶你?需将凶手交出,绑在灶台,接受同样的惩罚。”黄某十分恐慌,认为只有死马当着活马医,又到轮埠路府城隍庙以多烧纸来告状。一天早上,人们发现在长汪塘边有一条死狐狸。这家人经过数月煎熬,紧张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,重新过上正常、平静的生活。

没过多久,在黄家院中,每到夜晚,几个小狐狸叽叽喳喳,闹个不停,吵得这家人夜不能寐。这回,府城隍推说:“这一群‘半截横子’不负法律责任。本府事情千头万绪,难道一直为你一家办事不成?”黄某经过多次折腾,花了许多烧纸钱,最终仍然没有解决问题。黄某过去家里养有一条狗,未有狐狸如此作祟,因为狐狸最怕狗和鹅。狗是猎人助手,什么邪魔鬼祟都不怕;鹅为大畜牲,狐狸踩上鹅屎,都要烂脚。黄某想到这些,便打算再养狗,可是转而一想:“小狗现来现养,还未成年,不熟悉环境,一时难以适应,也不是这群狐狸的对手。”黄某有些心灰意冷:“看来只有搬家走人了!”可是又一想:“搬家走人也不是办法。这帮家伙长大后,会饶恕我吗?”黄某无可奈何之下,叹了口气说:“难道任凭狐狸无法无天,就毫无办法吗?”

正在危难之时,黄某突然想到艾子故事。艾子在水路上旅行,途中见一座庙。庙前有一条小沟。有个人无法走过水沟,便拿庙中大王像横在沟上,踏着过去。后来,又有一人到来,将大王像扶起来,用衣服擦拭,捧回宝座上,一再叩拜后离去。 不久,庙里的小鬼说:“大王是这里的神,却受愚民侮辱,应施法惩罚他。”大王说:“那就惩罚后来的人吧!”小鬼说:“为什么?”大王说:“前面的人不信我,我便无办法。” 艾子说:“真是鬼怕恶人啊。” 受此故事启示,黄某胆量陡增,绷紧的神经放松了,也就有了对付眼前这群小狐狸的方法。黄某自言自语:“解铃还需系铃人。要知今日有法,何别当初烧纸。”

夜晚,黄某在院中烧了一大堆纸、祷告:“我们真该死,得罪了大仙。现在,我们准备接受惩罚,将以我家二人性命来抵偿,马上搬家走人,家用物品一概不带走。我们再也不敢去城隍庙告状了!我们将来打算经营铁锅行业,只有一事相求,万望大仙大发慈悲,给我们搞几口铁锅做本,以度日谋生。我们即刻兑现承诺。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众狐狸听了,普遍高兴,议论纷纷。有个狐狸说:“搞几口铁锅,易如反掌。我们几个弟兄,每人弄一口,就能办到。”另一个狐狸说:“你别忘了,我们只能搞没数的东西,有数的东西是弄不来的。你看,附近有哪家锅店,差了几口铁锅而不知道呢?”还有一个狐狸说:“给他搞什么铁锅?他也得走人!”一个年龄稍大的狐狸说:“我们硬逼他走,他被逼急了,弄不好还会去告状。届时,我们岂不被动?我看就去搞几口铁锅,既可报仇,又有房住。这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?要找几口没数的铁锅,也不难。远一点,复兴隆锅厂多得是。弄几口铁锅,谁人知道?”众狐狸一致叫好。

一天夜里,黄某似乎觉察到:在西长街背巷,一路上卡着几口铁锅。人们揭开来一看,每一个铁锅下面,都有一只死了的小狐狸。原来,每个小狐狸从锅厂偷了一只铁锅,个个顶着走。由于路途稍远,小狐狸个个走得气喘吁吁,想歇一歇,但不好拿下来,只到精疲力竭,被卡在铁锅里。因为是土路,里边不透气,小狐狸全给闷死了。

淮扬故事‖斗狐记

从此以后,黄某一切生活如常。在鬼狐盛行时代,黄某说出往事,有人深信不疑,有人似信非信,也有人疑窦丛生:“你是在梦中吧?”黄某也实话实说:“是好做梦,但也不全是梦。你没见大狐狸死掉吗?或许铁锅被穷人拎走了,小狐狸被饿狗叼走了!”其实,心里装着鬼便有鬼。心里没有狐,哪来不宁静?

【作者简介】张元鼎: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。2011年, 《较量》获中国故事节优秀奖、江苏民间文艺最高奖迎春花奖。2016年,《清江浦文化风韵丛书》(六卷)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,为淮安市文广新局阅读推荐作品、淮安市教育局乡土教育读本、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地方文化读本。其中,《小城故事》曾代表江苏省参加国家民间文艺最高奖山花奖角逐。2020年,《张元鼎说三国丛书》(含历史研究《三国人物探秘》、文学评论《水浒中的三国》和长篇历史小说《蜀汉风云》)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,为江苏开放大学阅读推荐作品。个人特长曾被人民日报、工人日报和中央电视台《乡约》栏目、上海电视台《天下第一》栏目、江苏电视台《长江视野》栏目及扬子晚报等多家晚报专题报道。

 

编辑:彭稞

责任编辑:彭稞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栏目分类
Copyright © 2020-2026 淮安市欣华文化传媒中心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7518号-1

苏公网安备 32081202000157号

工作人员查询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