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- 帮助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视点人物 > 正文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来源:淮安视点网 作者:朱爱民 时间:2021-08-21
导读:■朱爱民 在今天的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渔沟镇西部有一个村庄,村西头的房屋坐西朝东,是包姓宗亲居住,叫包庄。东边是朝南的庄子,是何姓家族居住,二庄村舍毗连,人丁旺盛,世代联姻,休戚与共,统称包何庄。全庄没有地主,有几家富裕中农。何庄门前是苏北农

■朱爱民

在今天的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渔沟镇西部有一个村庄,村西头的房屋坐西朝东,是包姓宗亲居住,叫包庄。东边是朝南的庄子,是何姓家族居住,二庄村舍毗连,人丁旺盛,世代联姻,休戚与共,统称包何庄。全庄没有地主,有几家富裕中农。何庄门前是苏北农村标准配置的一条横贯全庄的河塘。河塘南边是一所完全小学。东南有一座七孔桥。南边不远是徐州到淮阴的公路,在家门口可以看见汽车来往。

二十世纪前期的中国农村,既是安逸的田园式的天堂,同时也是暴力藏身的场所。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,军阀混战,带起土匪横行,军队抓差,土匪勒索,百姓水深火热,平民穷家荡产。包何庄就是中国农村的一个缩影。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何剑锋在1948年

当年,吴觉的老家在渔沟镇东的吴老庄,吴觉的母亲就是何氏家族的姑娘。吴觉在30年代初在上海的大夏大学读书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曾被国民党四次逮捕坐牢。在第三次出狱后,母亲把吴觉送到娘家休息疗养。在何庄,这位日后淮海区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,以他生来具有的江湖气概,座谈山海经的风度,影响了一众何氏老表,如何一泉、何一民、何一樵、何心如、何剑锋等,走上抗日救亡的革命道路。

1937年底,吴觉与宋振鼎、夏仲芳、谢冰岩、夏如爱以及涟水、灌云、泗阳的老共产党人在淮阴城组织“苏北抗日同盟总会”,动员民众,抗日救亡。1938年春天,苏北抗盟的会员郭环中来到包何庄。郭环中是淮阴县五里人,他是大革命时期的党员,参加过“立三路线”时期的大兴庄暴动,后因党组织遭破坏脱党。郭环中就是后来曾被伪军枪杀,但却“打不死的郭环中”。

郭环中和何剑锋是表兄弟。郭环中在何庄以教书匠的身份,开办一个失学青年补习班,宣传抗日理论。郭环中以通俗易懂的讲解,让参加补习班的青年懂得了抗日救亡的道理,从而在敌后抗战的年代里,竞相拿起武器,保家卫国,与侵略者做殊死的斗争。在包何庄的补习班走上轨道后,郭环中即带领何剑锋、刘玲到渔沟去找吴觉、夏如爱、陈扬等抗盟领导人,因为当时包何庄属于泗阳县管辖,故陈扬写信给泗阳的抗日同盟会。何剑锋和刘玲立即去泗阳与抗盟联系上。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何一泉

郭环中在1938年春到何庄,于夏秋之际离开,到渔沟南祠堂,参加苏北抗盟组织的淮阴农民抗日自卫队。秋天,刘玲再去泗阳,想与泗阳抗盟建立深度关系。何一民是何剑锋的叔伯兄弟,何一民的母亲姓刘,刘玲也是何氏表兄弟。这时,形势已经变化,韩德勤已在国共统一战线上挑起摩擦,宣布苏北抗日同盟会是非法组织。逼其解散。因包何庄地处农村,省韩暂时无奈何,于是青年们还是学习抗日理论,宣传抗日救亡。

1939年2月底,日军推进到泗阳沭阳一线,3月初占领淮阴、涟水县城。一时泛渣四起,国民党地方政权迅速坍塌,一些民族败类,为虎作伥。组织伪组织,盘剥百姓。1939年夏天,在原抗盟的基础上,淮阴县成立农民抗敌协会,在五里纪吴庄召开大会,包何庄的何一泉、何一民、何剑锋和刘玲参加大会,聆听宋振鼎的报告后,回来立即组织联庄大会,御匪自卫,包围群众财产。

农村的主体是农民,他们普遍认为抗日救国是大事,但老百姓是无能为力的。农民是靠自己的劳动种田,养活全家老小。但是在土匪横行的情况下,又感到惶恐,担心身家难保,由于纷纷买枪自保。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烈士证书

抗日需要武装。在这种情况下,何剑锋、何一民、刘玲等人,审时度势,根据农民的切身利益和实际要求,提出组织联庄会,联防互助,防匪保家。他们动员地方上层人士,主要是族长、校长等联名发起,如包何庄小学校长何惟兰,程圩小学校长程以恕,汤庄小学校长杨泰贵,包庄族长包欣然等。工作由何一泉负责,具体事由年轻人来做。

联庄会的任务是 “联防自卫”,具体要求各家根据自家的财力,添置枪支弹药,增强防卫实力,防止土匪强掠。同时,组织青年打更放哨,以牛角哨为号,一个庄子有情况,四边的庄子支援。联庄会得到了农民的普遍拥护,其组织很快就建立起来了。还添置了几十条步枪。每天晚上几个村庄牛角号齐鸣,煞有气势,一次“二皇”在其他地方抢劫,过路包何庄,被青年们突然袭击,吓得把抢来的包袱丢了,撒腿就跑。被猛打几次后,来去就绕着包何庄走了。

在民众抗日的热情高涨之后,他们适时地归拢枪支,组织“农民自卫队”,由钱业恒任队长,何剑锋任副队长。一支松散的抗日队伍由此形成。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何心如在工地上

1940年6月,淮阴县委书记石光辉介绍何剑锋加入中国共产党,为何庄第一名共产党员。由于包何庄地处淮海与淮北的结合部,党组织就安排何剑锋做淮海与淮北的联络工作。包何庄成了两个地区的联络食宿站,石光辉及周文科、王万升等地方同志都在包何庄食宿。淮海的青年去淮北军政大学培训时,都从包何庄经过。8月,泗阳六区区委书记王万升介绍刘玲加入中国共产党,随之通过刘玲介绍,王万升又介绍何心如入党。10月,何心如再介绍何一樵、何一钊、包义等同志入党;其后何一民等人入党。自此,包何庄成立党支部。

1939年,中共中央根据抗日形势,做出“巩固华北,发展华中”的战略,为了策应这个战略,八路军115师343旅的685团独立南下,以加强华中地区的开辟。1940年春,685团从皖东北的泗县一带出发,东进苏中,以支援新四军黄桥之危。但在今天的洪泽冻双沟一带受阻于小刀会,折回。七月初,685团再次出发,目的地是到淮阴北部,先于淮河大队汇合,然后南下。为了策应八路军南下前锋胡大队东进淮海,当年淮河大队派出了多名向导,引导胡大队过运河,顺着淮泗两县的结合部北上,由蒋集到韩圩。“七月中旬一个夜里,郭环中同志带着主力苏鲁豫支队一大队(胡炳云大队)二营,经过包何庄,由郭介绍刘玲、何剑峰二同志与大队政治处副主任兼二营教导员杨忠堂见面,当即由何剑峰带路……”向汤集、宋集、徐溜一线,迅速扫除六塘河两岸顽军和土匪,于月底到古寨与淮河大队会合。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何一民

在皖南事变之后,国民党掀起一个反共浪潮。此时,何氏青年都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,但党组织为了建立包何庄的交通和支柱的作用,在包何庄建立支部,调回何心如任支部书记,不久又调回从事税务工作的刘玲,到包何庄以教书为名,协助何心如,建设这个立足点,收集情报,发动群众,开展武装斗争。

当年的苏北抗日形势复杂而恶劣,国民党顽固派无能力抗日,却假借抗日名义,委派县长,纠集社会渣滓,鱼肉乡里。而汪伪政权亦委派县长,收拢地痞流氓,组织伪军,危害民众。特别是伪顽合流,狼狈为奸,坑害百姓。伪顽袭击共产党的基层政权区署、乡公所;杀害基层干部,对我干部家庭进行抄、扰、抢。搅得人心惶惶,社会不安。包何庄是共产党力量比较强盛的地方,当然就成了他们推行伪化的障碍,成了伪军想拔除的重点。

十月的一天早晨,由土匪被委任为泗阳第六区伪军大队长陈文礼带领一帮伪军,到包何庄强行收缴粮食。由于事前得到情报。包何庄的民兵武装提前埋伏在庄前的沟里,在何一樵、何心如的指挥下,突然袭击,伪匪惊恐万分,掉头就跑。民兵一看跟着就追,追到李庄时,竟然发现有十几辆小车子,一问得知这是被土匪掳来运粮的四乡农民,立即让他们赶快回家。土匪真得不偿失,费了半天的劲箍来的脚夫丢了,自己还被吓掉了魂。

包何庄党支部总结认为敌人还是要来的,必须做好准备,同时向县委汇报。县委派来几名军事干部,以指导和指挥战斗。过了几天。伪匪果然卷土重来,由于有行家指挥,当伪匪进入伏击圈后,用机枪扫射开路,民兵们并未惊慌,而是等到敌人的枪声停了,立即反击。这场战斗是真枪实弹地打,打死打伤几名伪匪,但民兵也有伤亡。血与火,锻炼了他们由农民变成战士的意志。事后大家分析,伪匪两次吃亏,肯定心有不甘。一定会再来的且战斗会更残酷。于是向县委汇报后,疏散老弱乡亲,坚壁清野,做好长久战斗的准备。几天后,伪匪引着日本鬼子来了。鬼子摆好阵势,由几个汉奸前来打枪,想引诱民兵进入鬼子的射程内。谁知在家门口战斗,大家知道地形,没有上当,反倒是东边吹牛角号,西边锣鼓声响,弄得日伪军不知就里,心慌意乱。在对峙的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中,有两名民兵中弹牺牲。气急的鬼子看讨不到便宜以后,烧了一个村庄,枪杀了三名无辜的农民,又抓了一些农民,悻悻的回据点。

三打伪匪陈士礼,让包何庄名声大振。日伪顽说宁走十里荒,不走包何庄;老百姓则把包何庄视为红色战斗堡垒。

就这样为了保卫家园,动员群众,不断的战斗,把抗日根据地不断地巩固与扩大。而抗日青年才俊也在战斗中锻炼成长,逐步走上基层领导岗位。何一泉1942年任泗沭县政府秘书。1945年5月初,何一民任泗沭县公安局副局长。9月初,何一民率不到一个连的兵力,参加攻打淮阴城的战斗。到解放初期,何心如任淮阴县吴集区党委书记。他们用无畏的斗争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。

淮阴有个包何庄

何一樵

1946年底,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,阶级斗争,更加残酷。何庄沦陷,国民党还乡团将何一民全家封门赶杀,何一民由于在外战斗,不能保护亲人,母亲被迫流浪在外,贫病交加,于1947年春天含恨逝去。

解放战争初期,华东野战军为了避开国民党军的风头,实行“丢城失地保人”的战略,进行大踏步后退,即北撤山东的行动。基层的干部是坚决执行命令,但毕竟不能完全了解高层的意图。在何一民的回忆录中,讲了这个故事:

“大概在涟水保卫战之后,何一民奉泗沭县委之命,到来安集北边的贾小庄华野司令部,汇报地方工作情况,接受后勤任务。接见他的是参谋长宋时轮,汇报结束临走时,想到敌人已占领洋河,距来安仅六十多华里,已经隐约听见炮声,众兴县城已危在旦夕,必须赶去布置沦陷后的点线工作,就顺便问一问淮阴还能守多久。想不到坐在宋时轮旁边的胖子,穿旧军装,敞开领口,像一个老伙夫的人突然站起来,斥责何一民:“你怎么这么糊涂呢?淮阴守不守?都要放弃的。”边说边举起两个拳头说:敌人现在是这个(意思指国民党的进攻重点一个是在华东,一个是在延安)接着他又把手指分开,说:“现在的我们就是要迫使他变成这个,砍断其一指,比打他十拳还厉害。总的是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,最终目的是迫使其兵力分散,消灭其有生力量。告诉你,淮阴不仅要放弃,连延安迟早也要放弃的。我们很快就走了,你们必须留下来,就地游击。千方百计要活下去,千万不能死,死不能完成坚持的任务,还要沦为千古罪人。”何一民听了,当时一惊,估计他是大首长,只得说是是。直到了1949年南下时,何一民在丹阳李氏村参加一个动员大会,大家起立,当主持人鼓掌欢迎陈毅司令员作报告时,何一民觉得报告人在哪里见过?想想正是三年前训斥他的那个胖子。”

正如陈毅司令员说的那样,华东野战军到了山东以后,经过一系列的战役,莱芜、孟良崮、济南迅速扭转局面,苏北兵团南下支援地方坚持的干部,收复失地;接着是淮海战役,国民党失败已不用质疑;中国共产党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。包何庄走出的年轻人也随着人民解放军,离开家乡,渡过长江,解放全中国。新中国成立后,何一泉任南京市工委办主任,郭环中到了上海任青浦区长,二人在战争年代积劳成疾,不久病故,被追认为烈士。何剑锋随大军南下,1950年5月出任浙江泰顺县首任县长;后任浙江省丽水地区森工局长。新中国成立后,何一樵到了湖北宜昌市,任民政局长。何光远任湖北劳动局局长。何一民最后在青海省政协秘书长岗位上离休。何心如后任盐城地委常委组织部长,省农科院党委书记、院长,在省人事厅付厅长的岗位上离休;只有刘玲没有离开淮阴,1950年代初接任淮阴县委书记,转淮阴地委财贸部长,最后是淮阴市政协主席。

      在中国共产党诞辰100周年的盛世今日,我们谨以此文献给已经远去的一代抗日英雄,纪念那些为了民族解放而献身的烈士,缅怀那些为了民族解放而致残的前辈。今天的盛世,是你们的努力、奉献的成果,后辈应百倍珍惜。

编辑:浅山

责任编辑:彭稞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栏目分类
Copyright © 2020-2026 淮安市欣华文化传媒中心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7518号-1

苏公网安备 32081202000157号

工作人员查询
Top